心理学
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/ 情感之家 / 正文

空姐的故事 小喜全文阅读书包网

父亲说话更加吞吞吐吐起来,声音也压地极低:“你妈 ,你妈说攒钱给你哥娶个媳妇,小喜,你别着急 ,我们用不着你,这几年我和你妈也攒了点钱,再紧两年也就够了 ,你妈说,说—— ”

“爸!”袁喜打断父亲的话,“可是 ,可是——可是大哥是个傻子啊!”袁喜的脑子早已经是一团麻 ,“可是 ”了半天也没有把后半句那几个字说出口 。

谁愿意去嫁一个傻子呢?哪个女人愿意用自己一生的幸福搭在一个傻子身上?

“没事,你哥长得好,只要少说话一时半会先看不出来 ,你妈说了,多花点钱找个穷地方的姑娘,没事 ,放心吧,你妈说没事。”父亲一个劲地强调着没事,不知道是在宽慰着袁喜还是在劝说着自己。这个老实木呐的男人自从年轻时就畏惧着妻子 ,多年来早已经养成了对妻子指令绝对服从的习性,既然妻子说没事那自然就是没事的 。

“小喜,你别又和你妈闹 ,她只是想给你大哥留个后,我们还都壮实呢,赶紧给你哥娶了媳妇 ,我们还都能照管得过来 ,等过些年我们做不动了,后面的孩子也大了,也能减轻你点负担了 ,就算让你管也不用管你哥一辈子了,他有孩子了,后半辈子也就多个指望了。小喜 ,别怨你妈,她也不容易,她现在看到大街上拣垃圾吃的傻子就会哭 ,说哪个傻子没有个亲兄热弟的啊,可是能指望一辈子的能有几个?到最后还不是都管烦了撒手么……”

父亲在那边絮絮叨叨地说着,袁喜只觉得脑子一片空白 ,这是错的,她明明知道这是错的,这一切都是错的 ,可是她却不知该如何去阻止这个错误 ,她也想大哥能够幸福,可是这样大哥就能幸福么?嫁给大哥的那个女人就能幸福么?为了留后而出生的孩子就能幸福么?她只是有一个傻大哥就从小被同学欺负,如果那孩子有一个傻父亲 ,那么他又会有什么样的遭遇?袁喜不敢再想下去,不,不行 ,这样的事情绝对不行再发生!

挂了电话,袁喜的脑子仍是木的,就这么傻呆呆地在沙发上坐着 ,脑子里想了太多,密密麻麻地交织成暗黑的网,束缚住了所有的思想。强硬固执的母亲 ,唯唯诺诺的父亲,还有那个不谙世事的大哥,她该如何去说 ,她该怎么去办?

外面天色渐黑 ,手机在旁边响了老半天袁喜才惊觉过来,怔怔地看了看来电显示,才猛地想起来本答应了何适晚上和他一起出去的 ,可那个太突然的消息一下子把她给打蒙了,从银行回来后就一直傻坐着,早把这件事忘了个干干净净 。

接起了电话 ,何适在电话里喊:“袁喜,我在楼下呢,你赶紧下来吧。 ”

“哦!”袁喜强打着精神应了一声 ,顺手抓了包往楼下走。

何适见袁喜仍是一身日常打扮,心里隐隐有些失望,他很早就和袁喜打过了招呼说要带她去见自己的几个朋友 ,虽没想让袁喜打扮得多么妖艳,可是心底下还是希望袁喜能重视一下的,毕竟男人也是有点虚荣心的 ,谁都愿意女朋友能给自己在朋友面前挣点面子 。

“一直在家?”何适转了头问 。

袁喜点了点头 ,也发现自己的穿着太过于随意,有些歉意地问何适:“去见些什么朋友?要不要紧?我这样穿没关系吧?要不我再上去换一下吧。 ”

何适大度地笑了笑,把安全带给袁喜系上 ,“没事,不用了,没什么外人 ,就是现在一起工作的几个同事,有我一个在美国读书时的师兄,这次回来多亏了他照顾我。 ”

以袁喜现在的心情能陪着何适去参加这个聚餐都算是不容易 ,哪里还有那么多的闲心考虑自己的穿着打扮的事情,既然听何适这样说,她也就放了心 ,只管把头倚在椅背上闭了眼睛养神 。

“怎么了?看起来很累的样子。”何适突然问。

袁喜睁开眼扭头看了一眼何适,勉强笑了笑,说道:“没事 ,工作上有些事情 。”

何适一边开着车 ,一边腾出只手来用力握了握袁喜的手,“如果不喜欢就不要做了,反正也挣不了多少钱 ,别把自己的性格都磨没了。 ”

不喜欢就不做了?性格也是奢侈生活的附属物,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本讲性格的,袁喜嘴角挑了挑 ,笑着问: “不做怎么办?你养我”

何适转头深深的看了袁喜一眼,“我养你。”

袁喜有些发怔,嘴角又轻轻弯了弯 ,然后就扭过头去看着车外发呆 。他养她,可是谁又来养她的家人?

何适见袁喜沉默,一时也摸不清她的心思 ,不敢再多说话。车子开到一家日本料理店外,袁喜跟了何适进去,刚到一间包房门外 ,正好迎面碰上一个男人夹着电话从里面出来 ,那男人见到袁喜明显愣了一下,惊讶叫道:“Ella? 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更新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

袁喜一时没听清楚那人叫的是什么,有些疑惑地看那个男子 ,不过是三十出头的样子,戴了副无框眼镜,挺文气的一个人 ,也是一脸惊讶地看着袁喜。何适从后面紧走了两步跟上来,揽了揽袁喜的肩膀,冲着那个男子笑道:“老徐 ,这是袁喜 。”

被叫做老徐的男子面上还是有些惑色,却也没在说什么,只淡淡笑了笑 ,往后面挥了挥手示意何适他们先进去,自己却依旧接着电话往外面走。

“这就是我和你提起过的师兄,姓徐 ,徐泉饮 ,要是记不住名字就直接叫师兄就好了,千万可别胡乱给人家安姓氏。” 何适凑到袁喜耳边低声说道,说完就似笑非笑地瞅着袁喜 ,袁喜一看他那表情就知道他又在取笑她记不住人名的事,忍不住微嘟了唇,没好气地斜了他一眼 ,眼波流转间,落到何适眼里就成了三分娇俏 、七分风情,何适心里一热 ,把袁喜的手攥得更紧,低着头看着她呵呵地傻笑,袁喜不禁也笑了 ,顺手在他胳膊上轻拍了一下,说道:“行了,赶紧进去吧 。 ”

两人拉开门进去 ,屋里早已经聚了十来个年轻男女 ,混杂着围在桌子周围,见到何适和袁喜手拉着手进门,便有人开始起哄 ,非说他们迟到了,闹着要罚酒 。夹杂着调侃的笑闹声迎面扑上来,让袁喜感到陌生又熟悉 ,视线仿佛穿越了时空,又回到了还在学校的时候,那时候袁喜远比现在开朗的多 ,经常会跟着何适一起混他的朋友圈子,混得熟了后还曾干过对瓶吹酒的豪爽事,而现在 ,可能是一个人寂寞了太久,再遇上这样的热闹场景,反而显得有些怯场 ,不自觉地抓紧了何适的手 ,有些局促地站在门口,就连脸上的笑容都有些僵硬。

何适察觉道了袁喜的一丝不安,回握了一下 ,然后拉着她在桌子边上坐下。几个酒杯一下就凑了过来,每个后面都是一张笑嘻嘻的脸,有个女孩子直接把酒杯塞到了袁喜的手里 ,眼睛却看着何适笑道:“来吧,何适,你要是不肯老老实实地认罚 ,那就让嫂子替你,放心,兄弟们心软着呢 ,舍不得灌嫂子的,嫂子一杯顶你两杯使,兄弟们说是不是?”

周围一伙子人齐刷刷地拉长了声音跟着喊“是——” ,他们早在何适进门之前便商量好了要灌一灌他 ,顺便探探这个牛人的底,怎么可能配合得不默契!

何适伸出胳膊把袁喜往后面护,忍不住笑骂道:“少来!要想挑衅就冲我来 ,少来欺负你们嫂子 。 ”说着把七八个杯子在面前一溜摆开,“说吧,咱们要怎么喝?你们是想单挑还是一起上?尽管放马过来。”

何适几句豪言壮语一出立刻就把场子给镇住了。这伙子人都是跟着老徐一起做项目的 ,虽说算是同事,可私底下的相处更像是朋友,都是刚出了校门的年轻人 ,有几个甚至还是在校的大学生,远比混社会的人单纯的多 。何适又是刚回国的,这样的聚会没参加过几次 ,平时又是以一副专业牛人的模样示人,这样几句豪气冲天的话说出来,这伙子人一时之间哪里能探得到他的深浅。

不过大话不说还好 ,一说反而把年轻人的好胜心给激了起来 ,场面也就只静了不到三秒钟,还真有愣头小子站了出来,喊道:“我来跟你拼!”

何适本想唬他们一下 ,没想到反而起了反作用,看到这个场景忍不住往下扯了扯嘴角,偷偷地给了袁喜一个苦笑 ,袁喜也回了他一个无奈的笑容,凑近了他低声说道:“先吃点东西吧,别空着肚子喝酒。 ”

可那帮子人哪里肯容他吃饱了肚子 ,何适安抚地拍了拍袁喜的手背,笑道:“没事,我先上 ,等我倒下了你再来,就不信了,咱们两个加起来还喝不过这帮青瓜蛋子! ”

大家吵闹的更欢 ,都说看来嫂子是有量的 ,今天说什么也得试出嫂子的酒量来 。一会的功夫,不只是何适喝了十来杯酒,就连袁喜都被灌了好几杯。老徐从外面进来 ,见到大家正闹得欢,就在何适他们对面找了地方坐下,也不吱声只笑眯眯地看着大家缠着何适和袁喜两个不放。

袁喜中午吃的本来就少 ,肚子里早已经空了,现在被他们劝了好几杯酒,只觉的胃里火烧般的难受 ,可碍着何适的面子又不好在脸上带出来,只好勉强笑着一一拒绝他们的热情,心里却有了一丝不悦 。

老徐的视线不时地从袁喜脸上擦过 ,每次里总带了些莫名的意味,袁喜隐约觉得这人看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对劲,可每当自己迎着他的视线看上去的时候 ,他又会故作无事地别了过去 ,仍在嘴角挂着浅浅的笑看大家闹成一团。几次这样的情形下来,袁喜的心里也是诧异,又想到刚才在进门前他喊的那一声“爱拉” ,现在细想起来更像是个女孩子的名字,显然是把她认做了别人。

酒喝到后面,何适还是被他们灌多了 。袁喜怕他空着肚子喝酒伤了胃 ,总是趁大家不注意的时候给何适嘴里塞点吃的,有一次正往他嘴里塞寿司的时候,却被他一把抓住了手 ,顺势在她的指尖上连连亲吻,醉眼朦胧地看着她,笑得满足:“袁喜 ,我爱你,真的很爱你,嫁给我吧 ,好不好?我养着你 ,我们生一群的孩子,好不好?生一大群,小大、小二、小三……”

他以为他说得隐秘 ,哪里知道自己早已经喝得迷糊,说出来的声音全然不是耳语,反而成了大庭广众之下的宣言 ,众人先呆后乐,更有人夸张地笑得倒在了一边,还有些人笑着一个劲地催着袁喜赶紧答应 。

袁喜看着犹自往下数数的何适哭笑不得 ,周围起哄的声音越来越大,袁喜脸色涨得通红,想从他手里把自己的手指抽出来 ,无奈他抓得却紧,只得急急地说道:“何适!何适!别胡闹了! ”

何适那里已经数到了“小十一”,或许数到后面 ,他自己都忘数得是什么 ,只是傻笑着一个劲地往后面数,后来听到大家竟然笑着跟着他一起数下去,他反而觉得得意起来 ,喊得声音更大了些。袁喜更窘,慌乱中看到老徐的脸,在他眼中竟然看到了一丝冷意 ,袁喜一怔,眨了眨眼再看过去,却发现老徐脸上分明挂得是暖暖的笑。

到最后 ,还是老徐帮着袁喜收了场,这伙子人喝得也都不少,散得时候有好几个人都是被人搀了才出得门来 。何适早已经被灌得神智全无 ,被老徐和袁喜两人架到车后座上,头一歪便睡了过去。

“会开车么?”老徐问。

袁喜摇头,看着呼呼大睡的何适有些发愁 。

老徐略微思量了一下就坐到了驾驶位上 ,转头对仍站在车外发呆的袁喜说道:“上来吧 ,我先把你们送回去。 ”

“你的车怎么办?”袁喜问。

老徐说:“先放到这里吧,我一会再回来开 。”

袁喜有些过意不去,说道:“要不我带着他打车走吧 ,等明天再让他自己过来取车好了。 ”

老徐笑了,打着了车,说道:“行了 ,上车吧,反正也不是很晚,一会的功夫 ,别客气了,何适可从来不和我客气。”

袁喜没再客气,上了车 ,帮何适调整了一下姿势,让他睡得稍微舒服点,然后听到老徐问:“送到哪里?丽都还是你那里?”

袁喜想了想 ,看何适这个样子 ,也不放心把他一个人丢在丽都的小公寓里,便说道:“送到我那里吧,我照顾照顾他 。 ”

“哪里?”老徐又问袁喜的住址。

袁喜轻声和他说了地址后便不再言语 ,只是低了头看着正枕在她的腿上大睡的何适发呆,他的酒品向来很好,醉大发了的时候也就是睡觉 ,有时候还会发出微微的鼾声,可爱地像个孩子。

推荐阅读

文章标签:

版权声明: 本文除特别说明外均由原创

本文链接: https://chaodaonuanqipian.com/post/1144662.html,尊重共享,欢迎转载,请自觉添加本文链接,谢谢!

分享本文:

呃 本文暂时没人评论 来添加一个吧

发表评论

必填

选填

选填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